2019 Flushing Poetry Festival 获奖作品

三等獎

 

「我为什么喜欢写那些鸟儿」

作者:远在远方


我的文字里,常会出现一些鸟儿
偶尔在湖畔休憩----它们有着某种
出世的惬意和圆满
或者腾空跃起,以倔强的姿态展露
原始野性,冷峻又决绝

黎明时分,它们呼唤我醒来
在夜晚又嘈杂地进入我的梦境

可是,有时候我根本看不见它们
也不知道它们藏身于何处
比如夏日午后,一望无际的玉米地……
有时甚至连玉米也没有,我的眼中其实
空无一物

但我的诗作中,还会时常出现
那些鸟儿。它忧郁的眼神,以及
扇动翅膀的样子,如同身后河滩
与山岭一般坚硬和真实
归于我文字背景中苍凉的那一部分
带着本能的灵性和呼吸

我不确定那些鸟儿是从何处飞来
是俗世中泯灭的幻想,于心底生出翅膀
还是被禁锢的魂灵,挣破
血肉的枷锁
就这样悄然出现,轻盈地停留于
我笔尖之上

评语:

内心自由的呼唤形成了这首诗的张力,

并且通过笔尖让这首诗飞翔起来了。

 

 

「昏暗的冬日」
作者: 思乡


一踏入冬的门槛
落寞就倚靠冬的窗
两眼惺忪向我苦笑
秋乘叶舟随西风远去
一场山火过后
摧毁灿烂铺设的桥
洒落一地破碎
万花筒般闪着萧条

凝视一棵赤裸的老树
透着苍老
粗糙身体嵌入的树枝
是灰色钢针要刺穿冬的昏暗
打破那份寂寥

挤进的微光抚慰离别的伤
被黑暗冰冻的海水
蓝却在黑暗处轻飘
要摆脱黑的桎梏
寻求灵魂的依靠
我轻抚老树的枝干
感觉有一种滚烫围绕

 

评语:

想像力發揮到極致,穿梭於文字與圖像之間,

不僅織就綺麗精緻的錦緞,並且譜出旋律,迴旋搖蕩。

閱讀的感覺非常奇怪。處處覺得似曾相識卻又時時生出陌生感。

非常喜愛這首洋溢詩情詩心詩意的作品。

 


 

二等獎

 

 

「分裂」

作者: 白水河


肤色不同信仰不同
政见左右不同
来源国不同教育观不同
性别不同 - 据说已有六种
持枪或不持枪 或枪的型号不同

种种不同再交叉组合
不知这国 是否有人彼此认同?

不同的国度
制度、文明、语言、风俗不同
有时指责就算沟通
贸易成了武器

而用上帝的眼看下来
这广袤大地上的小小人们
一样罪性一样生老病死
一样良知尚存一样向往永恒

有何不同?

评语:

以旁观者(或上帝之名)的眼光写人类社会冲突的百态,

是诗人反省生存现象的一个永恒的角度,如果以此角度

再去写细化的生活情节时,就会让阅读者有更多切身现象的阅读。

希望有更多的创作与大家分享。
 

 

「时光机」
作者: 离兵


女儿说
工程师爸爸
给我发明个时光机吧
我不要去看恐龙
也不看皇帝
我只要去看还是小婴儿的我自己
爸爸说
工程师做项目是要有报酬的
当你看到还是小婴儿的你自己
你要帮爸爸
给你自己换尿布,好吗?
她点头答应了

评语:

一派天真可喜。用矛盾逆轉的語法喚起全篇的精神。

科技發展固然能讓我們穿梭於時間,然而人的本性更堅固。

回到嬰兒期能為自己換尿布嗎?承諾是為了超越人的本質,

張揚幻想的翅膀。這正是詩人最需要的創作動力。


 

 

一等獎

 


「走在地上的人」
作者: 双一


电脑屏幕上,光标
向前迈了十步
退两步,又迈了十步
轻巧地踩出
一页故事
在画下句点之后,忽生
疑惑。变向,跃行
涂改过去。打印

走在地上的人
就没那么幸运
不过,任何时候
他们都可以登高举目
摆脱被打扁
成一张薄纸的命运

评语:

我们经常询问:可信的是写在纸上的内容还是人的行为,

此诗给了回答。

一张薄纸是值得质疑的,不过生命中的登高举目让我们

有更高的行为展望。这是一首反省意识浓重并在诗艺处理上很当代的诗。

 

 

特等獎


「汉人」
作者: 陳瑜燕


父亲有一日说道
所谓汉人
并非一定是汉人
只要会讲汉话
加一个汉姓
同化同化
便是汉人

关外人迁入关内
中原人移入南方
我们五百年前
祖籍河南
再以前,可能是蒙古
也可能是所谓蛮夷的波斯
现代的伊朗

或许,先祖曾经
是某一国的国民
国名成了我们的姓

如果再追溯
始祖是宇宙间的
一声巨响
天地间凝聚的
一股力量

无分姓氏、种族、宗教
立于混沌之间
是女娲手中藤条上的泥巴
是她脖子上的一滴汗珠
在夏日的午后闪闪发亮

评语:

將已定型的共識點化成新穎構思。結尾三句尤其精彩。

通篇實字用的較多,使得意象重疊,加深讀者的感受。

口語使用靈活,強勁有致,且漸漸烘托出詩的景觀。


翻譯獎

 

 

四月的伊斯兰堡

作者: 昭含
 
步出酒店,是迎面的喧嚣
枪击与医院火灾的消息
土耳其语的新闻
听不懂具体的内容
焦虑穿透言语
同样令人有种莫名的担忧
想到独自留在酒店的女儿
她可否无恙
仿佛周遭是漫延的火势
深陷车中的我无能为力
 
门还在身后旋转
一小时前达喀丽央的土耳其咖啡仿若前朝
情歌传奇日渐苍老
不是幻觉
门外是来自八方的警笛声铺天盖地
这世间从未照顾你我微薄的感受 
 
April in Istanbul
 
Stepping out of the hotel, all kinds of sounds rush to me
News about gunshots and fire at the hospital
Announcing in Turkish
Not knowing the details
I become anxious  
Getting surmounted by this enormous feeling
Thinking and worrying about my daughter left alone in the hotel
If she is fine
Feel like a passenger trapped inside of the burning car
Helpless in totality
 
The revolving door keeps twirling behind
We have enjoyed Turkish coffee in Tokatlıyan an hour ago,

or maybe thousands of years have passed by  
The legend is still singing the love songs
This is not fantasy
Outside, sharp sirens from all directions filling the air
They never really mind us people on earth

 

诗人很传神地表达了一个普通人因为经常读到媒体的

恐怖主义报道,当他面对街头上的紧张场面,很容易

联想到亲人的安危。译者颇能抓住原作的情感,

但在用词上,有几个地方还待推敲。

​淳子摄影:

 © 2023 by Agatha Kronberg.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 Grey Facebook Icon
  • Grey Instagram Icon
  • Grey Vimeo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