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诗眼睛

不定期选刊诗人作品的一个专栏

                                                               2019年10月7日

紅韵的翻译

WHALE

By J. Michael Yates

 

When the darkness appears just a little darker

Than it should, go liquid, it is only

The whale rising. The biggest beast is not

Unexpected; the instant of arrival is surprising.

Go liquid. Get darker than the dark,

 

When, unexpectedly, the largest darkness

Is rising darker than all darkness should,

The ice floe is breaking up instead

Of merely melting. Swallow the water.

The whale is smaller than water. Swallow.

 

鲸鱼

 

叶兹著/红韵译

 

如果黑暗比黑暗更暗

请将你自己液化成水

当然这不过是鲸鱼在跃起

这个世上最大的野兽并非无人期待

其凸现的那一刹那才算意外

请液化成水,比黑暗更暗

 

当最大的黑暗毫无意料地跃出水面

且比所有的黑暗都更暗

浮冰会骤然裂开,

而不是慢悠悠融化

把水吞掉

鲸鱼比水要小。把水吞掉

2019年10月1日

一刀的诗

祖国万岁 (外一首)

 

 

原以为

再过五千年

就可以庆祝

实打实的

祖国万岁

突然被告知

还要再过

九千九百三十年

 

祖国那么年轻

真令人高兴

 

(2019.09.29 兜湾斋)

 

 

荣誉勋章

 

这次过七十大寿

颁发了不少荣誉勋章

真让人羡慕得

不要不要的

 

回家打开箱子

把压在箱底的红包

一层一层打开

取出前几年

颁发给我的荣誉勋章

 

计划生育优秀妇女主任

 

(2019.10.01 兜湾斋)

2019年9月29日

【阿峰的詩】

女人

松树,汽笛

夜的潮水唤醒

一座灯塔

风吹来母亲的长发

 

哦,母亲的长发

乌黑的长发——

也曾是男人们梦绕神牵的魂

但我们只认母亲

衰老操劳是另一种代名词

母亲藏起她断的发

和午夜深深的叹息

 

多年后我终于明白

“母亲是女人的毁灭”

每一个喊母亲的人

都是凶手

 

汽笛再鸣,风再起

灯塔照亮岸边的松树

和女人月光般的长发

 

(2019.09.25)

路灯与它的影子

 

“是的,我受够了这生活。

肮脏,压抑,到处是虚伪的恶。”

我忧心忡忡,看着你因激动而

苍白的脸,我该说些什么?

 

我甚至不能告诉你

昨晚,有人久久站在路灯下

看着地面哭泣的影子

仿佛它活了一般

仿佛只有它活着

 

“还记得吗,坐在楼顶檐上的

那位姑娘,她凝视着一只飞翔的

鸽子,最后她也飞了。”

哦,是的,我记得

那姑娘有一双明亮的眼睛。

 

“我们都病了吗?”你问

我望向天空,一团无声的霾

一动不动悬挂在高楼上。

我们真的能向一团从黢黑的

烟囱里爬出的灰烬发问?

 

尼采说真相很恐怖

木心先生说健康是一种麻木

我想我们仍要敢于凝视

深渊,并回绝绝望。

“只是我们不必病入膏肓,

听说大病初愈最幸福。”

我轻答,但或许不过是自语。

(2019.08.11)

​                                        2019年9月25日

首夏的詩

送别逗号

 

活到一百岁的时候,

逗号突然问你:

“你是否能摆脱我?”

 

它问的时候,

暗夜的水还在流连,

黎明的光正在苏醒,

两者都没有一丝停顿。

 

只是后来,你才想起

逗号的轻与重。 

 

是获得蓝裙,也是放弃粉鞋。

是选择说一句话, 也意味着放弃一场体面的暗恋。

是打破步伐的重复, 也为此压痛了笨重的自己。

是控制白纸的界限, 但是实际上任性已经洒出了墨汁。 

 

让你摇摆不定的逗号,

其实一直都在惊讶于

你可以在岁月灰蒙的句子里

发现清晰闪光的线索。

 

总会有一次,

逗号会弃句而去。

痕迹

 

真正的痕迹从不张扬,

比如生的痕迹,

是刚出生婴儿,有规律的呼吸。

比如爱的痕迹,

是秋意来临时,想要握紧的手。

还有故乡的痕迹,

是某个瞬间,方块字给的安慰。

 

真正的痕迹和五颜六色没有关系,

她是一种透明而自由的存在,

摆脱了沙漠表层,对一条咸鱼的要求,

是一个轮廓清晰的发光体。

可是却比云还要轻。

 

真正的痕迹相信,

行囊已经被翅膀代替,

喧嚣的人世和安静的心灵,

正在共享一片青草地。

在深蓝的大海边,

思绪串起美丽的贝壳项链,

并且留下一串感情起伏的脚印。。。

 © 2023 by Agatha Kronberg.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 Grey Facebook Icon
  • Grey Instagram Icon
  • Grey Vimeo Icon